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;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
我要推荐新人物

人物辞条 文化 →蔡学仕

 

蔡学仕

蔡学仕1963年生于广东省澄海县莲下镇程洋岗村,自小好读古文,爱学书画,10岁时,已能熟背近百篇古文,唐诗宋词更是不在话下。12岁时,蔡学仕已开始迷上篆刻。后来,蔡学仕运用石刻技术研习木刻,不久便又无师自通地掌握了雕花家具的制作,小小年纪成了一个善做雕花家具的细木匠。进而又由细木匠发展成一个水平很高的漆匠。虽然靠手艺在家乡养家糊口没问题,但他的志趣始终是对古文,确切地说是对国学的学习。

1981年,蔡学仕18岁那年,只身一人闯到了北京。

天安门前立有一对威武的石狮,石狮的肚子底下常坐着一个瘦弱的广东小老乡,那就是蔡学仕。他一把折扇玩弄于手中,上书“刻章”二字,招徕着天南地北的游客。

天安门前生意不错,挣钱后,蔡学仕进书店,特别是古籍书店,疯狂购买古文、字帖、碑刻之类的书籍,然后拿到他租赁的小屋里研读,并开始钻研甲骨文,尝试用古人的手法篆刻甲骨文。

那一时期,蔡学仕活得特别潇洒。北京周边人迹罕至的古迹,无不踏遍他的足迹。他研读各处的碑林石刻,抄写、拓印,汲取其精髓。每到一处,他转累了,席地而坐,把折扇一开,亮出“刻章”二字,又干起他赚钱的老本行。更有意思的是,蔡学仕还去中央美院旁听有关的课程。

后来,蔡学仕研究国学和书法已到痴迷的程度。如为研究故宫博物院所藏书法作品的艺术内涵,他花钱买票进去过40余次,其中仅故宫的铜印,就被他创作了一部《临故宫三千铜印》作品集。这部作品集后来在其故乡展出,轰动了当地的书法界。

三年后蔡学仕离开北京,开始云游四海,全国各地的名山名寺和碑林石刻的圣地,都是蔡学仕必去取经的地方。

他曾经一连数月整天泡在泰山,除了刻戳儿挣钱,就去研究山上的石刻。其对古文,包括对甲骨文研究的深度,其在书画,特别是书法和金石镌刻方面的造诣,已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。

千金散尽矢志不移

1987年,蔡学仕24岁,这位小“石匠”要为弘扬中华民族文化做一件大事,那就是创作今日人们在卢沟桥畔所看到的那些石鼓。这个念头竟然产生在1981年。一天下午,蔡学仕走进故宫,在太和殿东围房里有一座《名刻馆》,馆中展出着可谓故宫于石刻文物之中的镇馆之宝——十只古石鼓。那是中国先秦时代的古石鼓,上面刻有被称为“石鼓文”的、记载古人战争或狩猎等史实的文字。那些古石鼓出土于1000多年以前,是中国最早的石刻文物。蔡学仕从小就知道有“石鼓文”,今日一见非常兴奋,当时他就产生了一个想法,把这些石鼓复制下来,运回家乡去展出,也让乡亲们开开眼界。后来,随着蔡学仕经济实力不断增强,他创作石鼓的想法也就越来越大,以致最后大到他要像秦人创作兵马俑那样,创作出几千只刻有优美书法的石鼓,找风景秀丽的地方摆出一个巨大的石鼓阵,既是西方如今最为时髦的大地艺术,其中一篇篇精美的“石鼓文”弘扬的又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。

“石鼓文”的题材,蔡学仕先后想出了七八类,什么古文、古诗、古词或伦理道德方面的警句,可惜哪一类都难以让他满意。一日,日本修改教科书和日本政府政要不断参拜靖国神社等事件,突然给蔡学仕以灵感:为何不让石鼓记录侵华日军的罪行?一只石鼓记录一条罪行,既符合“石鼓文”记史的功能,又能让中国人世世代代不忘国耻。

蔡学仕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一题材,立刻着手收集这方面的历史资料,不久就陆续收集了800余条。

一日,蔡学仕走到河南,在郑州文联附近一个小书店里,突然发现一本由中国史学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辑的《日军侵华暴行纪实日记》,此书很厚,记录了数千条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罪行。蔡学仕如获至宝,当即便决定把他要创作的“石鼓文”命名为“日军侵华暴行纪实日记”。

资料选好后,1987年夏天,蔡学仕开始动手创作石鼓。

为此,蔡学仕重新定居在家乡澄海县城,租下一片地方,作为制作石鼓的工场;收下一帮徒弟,准备大干一场。

故宫古石鼓千年不毁,蔡学仕早已调查清楚,是因为选取了陕西陈仓的青石。这回蔡学仕制鼓,同样也去陕西陈仓取石。

到那之后,1米见方的石材,蔡学仕开口就要3800块,着实把采石场老板吓了一跳。老板担心受骗,反复探问石材的用途,又问那石鼓将来能卖多少钱?蔡学仕告诉他说“一分钱也不卖”。弄得那老板暗想:“都说广东佬精明过人,此人不是骗子,就必是一个傻蛋!”

就这样,每块石材700元,运到山下200元,拉到广东澄海再加500多元。从此一车车青石源源不断地运往澄海,蔡学仕多年积攒起来的钱财,从此也像开闸的水不断流失。

蔡学仕靠刻戳儿如何积攒起千万家财?原来这位小“石匠”还是一位投资的高手,平时他把靠刻戳儿挣来的钱,除了买书、吃饭,就是收藏书画和古董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刚够温饱的人们不懂得收藏,蔡学仕虽小却颇有一些鉴赏书画和古董的眼力,因此在北京、在他日后云游四方的日子里,他淘得不少“宝物”。加之他以后又在不少地方以很便宜的价格买下一些房产,以致这个毫不起眼的小“石匠”,后来靠变卖藏品和房产就成了一个富翁。

但是,蔡学仕身边的人,无一不是把钱投在再能挣钱的地方。所以蔡学仕的主张,在别人看来绝对是傻得发狂,谁都劝他赶快悬崖勒马,想法儿卖了石材捞回点本钱。唯独蔡母深晓大义,支持儿子学仕说:“人到最后只有几根骨头是自己的,留钱没用,应该把它用在大事上。”不管世人咋说,蔡学仕矢志不移。

制成石鼓选择最好去处

石材一到,蔡学仕开始创作石鼓。他先把1米见方的石料,打制成壁厚15厘米、外壁直径将近100厘米、类似缸形的石鼓。然后挑一段侵华日军的罪行,选用一种书法写好,放大了贴在鼓帮上。最后施以精细的雕工,制成精致的石鼓。最初的几个石鼓制作全是蔡学仕亲自动手,他反复告诫徒弟们:“这些石鼓要给全国的人看,给全世界的人看;而且千年不蚀,到时候全是文物,所以一定要精心。”

掏空鼓腹的工序非常麻烦。用传统的方法,掏空一个至少得3天,3800个石鼓得拖到何年何月?为此蔡学仕想尽各种办法,最后研制了一种特制的机器,总算解决了这一问题,但至少也得要花14个工时掏空一个。

另一个难题便是书法作品的征集。蔡学仕要让他的石鼓阵成为中国书法百花齐放的大花园,认为只有那样才能最大限度地表现出中国书法的博大精深,所以他要征集到3800个书法家的书法作品。为此他想法儿找到各地书法家名册,然后一一写信,真诚地告诉人家他想要做成一件什么事情,请求人家赐以墨宝,为他书写一条日军侵华的罪行。他保证说这绝对是一项一分不挣的公益事业,同时又保证说会付给人家400元稿费,还要给人家留名。

各地书法家们接到蔡学仕的来信,多数表示支持,不仅如约寄来书法作品,还以书信大加赞扬。如书法家李传周复信给他说:“当今青少年长期生活在饱暖、温馨、祥和的环境之中,很容易忘掉过去,忘掉民族的耻辱史、血泪史。当他们走进先生的‘石鼓园’时,我想他们立即会触目惊心,只要有点良知,都能激起爱国心。我仅写了两条,就很有此感。因此谢谢您为我们的民族、国家做了件了不起的大事。”

书法家们的支持,更加鼓励了蔡学仕的斗志。他制作石鼓的规模越来越大,工场最多时拥有80多名工人,干得热火朝天,外界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蔡学仕逮着了一桩多么赚钱的大买卖。

与此同时,蔡学仕的石鼓也是越做越精。他不仅把书法家们的作品刻制在鼓上,有的还要去花钱翻译成不同的文字,然后镌刻在同一只鼓上。结果,除汉字之外,还有其他民族,包括外国的30多种文字也分别出现在不同的石鼓上,成百上千的石鼓又成了荟萃不同文字的百花园。

到1999年, 3800个鼓坯蔡学仕全部制作完毕,其中彻底完工的精品已有600多个。

做好的石鼓放在哪儿?蔡学仕早就想好了,北京卢沟桥畔是这些石鼓最好的去处。那里是中国军民最先抗战的地方,那里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雕塑园,记录着日军罪行的石鼓摆放在那里,最容易让人触景生情。但是,北京政府方面的人,他一个也不认识,他只能以他的计谋行事。

蔡学仕先在澄海找一片景色不错的地方,建立了一座立有400余个石鼓、有花草树木陪衬的石鼓园。然后于2000年大年三十晚上写了两封信,一封给中央某位领导;一封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。信中蔡学仕陈述了石鼓摆在卢沟桥畔的四大意义:一、传播历史事实;二、回击日本政府篡改历史教科书的行径;三、建立一片爱国主义教育基地;四、让世界人民了解当年侵华日军的暴行。同时还附加了大量的图片。

信寄出之后,蔡学仕写下“招安”两个大字,裱起来挂于客厅沙发之上,然后静等北京来人。

如愿以偿却不留名

蔡学仕坚信其石鼓的魅力。

果不其然,正月十五一过,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雕塑园主任孙涛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、北京市委宣传部一位处长和北京丰台区委宣传部部长,一同赶到澄海,直接与蔡学仕谈判。一见蔡学仕客厅中高悬的“招安”二字,北京的客人哈哈大笑,无不赞叹他的精明。

北京的客人实地考察了石鼓,对其技艺和造型,特别是它所记录的内容十分满意。好吧,谈谈价钱吧,北京的客人想要买下这批石鼓。他们早在北京,通过照片就已看好了,蔡学仕干了一件任何人没有想到的事情,那些石鼓摆在雕塑园里、摆在宛城城根最合适。 然而,让以孙涛为首的北京客人万没想到的是,蔡学仕这位27岁的广东人居然说一分钱也不要,只要能把他的3800个石鼓放在宛城和卢沟桥附近就行。那些石鼓,每只成本7000元,加起来蔡学仕的投资将有几千万元,他居然敢说“一分钱不要”?这位年轻人的爱国心当即感动了4位北京客人。

随后,以孙涛为首的洽谈小组又两次赶到澄海,与蔡学仕商谈合作的问题。最后,2001年年底,雕塑园出资,计有2700只石鼓被一次性运进北京。其中业已完工的800多只石鼓,除少数安置在宛城城根处,其余大部分按照双方的约定,非常艺术地分布在雕塑园中的“世纪林”里。而且蔡学仕本人,也被孙涛主任以专家学者的身份请进了北京,不仅给安排了住房,还委以雕塑园艺术总监之职,长期在雕塑园里办公。

蔡学仕的目的终于达到了。记者采访他时,他说他的石鼓仍在继续创作之中。孙涛主任为他提供了厂房和仓库,其创作就在北京进行,每一只石鼓最后都必须要由他本人持锤对稿,每只石鼓之上都有他雕琢的手迹。然而整座石鼓园,或说是石鼓阵,却没有写下他一个名字。原因是他不愿把名字留在那里。

采访即将结束时,蔡学仕一位名叫洪亮的朋友,又向记者透露出他另外的一个秘密,蔡学仕还曾经个人出资,在汕头的一个岛上,将全国1300个书法家的作品,刻在了崖壁和巨石上,最后同样是没留自己的名字,只为弘扬他所挚爱的中华民族文化。他是这样的一个人:他虽然年轻,却能把自己放在历史的长河里看问题,只要他看准了某事有益于民族文化的发展,他就去干,从不计较名利。

蔡学仕创作石鼓的初衷,确切地说是要弘扬光大中国书法艺术和金石文化,不想最后其作用发挥得最大、最突出的,却是由其“石鼓文”所表述的主题:“牢记国耻,勿忘过去。”其鼓如钟,在平常的日子里,它也能敲得人心颤。

礼物 查看历史赠送记录

暂时还没有人赠送礼物

>>查看全部 蔡学仕相关的文章(共0篇)

文章标题 发生时间

>>查看全部 蔡学仕相关的图片(共0张)

>>查看全部 蔡学仕相关的资讯(共0篇)

文章标题 更新时间
你还没有登陆,将以匿名的形式发布资料!  登录

补充关于"蔡学仕"的资料 (为了能够通过审核,请填写真实,有根据的人物资料)

文章标题:
文章出处: (填写你参考资料的来源,如果没有可不填!)
发生时间: (格式:2009-12-22,不知道具体时间请留空。)
认识的人: (可能认识的人,人名之间空格分开)
文章内容:
同名人物
  • 蔡学仕

    蔡学仕1963年生于广东省澄海县莲下镇程洋岗村,自小好读古文,爱学书画,10岁时,已能熟背...

辞条统计
浏览次数: 971
编辑次数: 1 查看历史版本
最近更新: 2015-10-15
创建者: kitty
>>更多 他(她)的社交圈
>>更多 对他(她)说句话

潮友印象
祝福
换一组  近期祝福